下载永利网app-主页

菜单导航
> 阜阳教育 > 正文

太和殿内宣布新生,解放军接收故宫始末

作者: 下载永利网app 更新时间: 2021年03月30日 13:14:37 游览量: 170

简述:

原标题:太和殿内宣布新生,解放军接收故宫始末 1949年3月6日,接管大会在太和殿召开,军代表尹达宣布:正式接管故宫,马衡院长还是院长,全体工作人员原职原薪。从今天起,故

原标题:太和殿内宣布新生,解放军接收故宫始末

1949年3月6日,接管大会在太和殿召开,军代表尹达宣布:“正式接管故宫,马衡院长还是院长,全体工作人员原职原薪。从今天起,故宫新生了!”

会心不远

“拖“住文物不南下

1948年9月12日,辽沈战役打响,11月2日结束,历时52天,东北野战军以伤亡6.9万人的代价,歼灭国民党军47.2万余人,东北全境获得解放。这一战后,国共双方的军事实力发生了逆转,解放军由劣势转为优势。11月6日,华东野战军按计划发起淮海战役,至1949年1月10日结束,历时66天。

此时,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的工作一如往常,院内的各种事项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。马衡,浙江鄞县人,1881年出生,金石学家、考古学家、书法篆刻家。1922年被聘为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考古研究室主任兼导师,主持过燕下都遗址的发掘,对中国考古学由金石考证向田野发掘过渡有促进之功,被誉为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先驱;1924年11月受聘于“清室善后委员会”,参加点查清宫物品工作;1925年10月故宫博物院成立后,曾兼任临时理事会理事、古物馆副馆长,1926年12月任故宫博物院维持会常务委员;1928年6月南京政府接管故宫博物院时,曾受接管代表易培基的委派,参与接管故宫博物院的工作;1929年后,任故宫博物院理事会理事兼古物馆副馆长,1933年7月任故宫博物院代理院长,1934年4月任故宫博物院院长。抗战期间,他主持故宫博物院文物南迁;抗战胜利后,主持北平故宫博物院复员以及将在战时南迁至乐山、峨眉、巴县等地的故宫文物东运到南京的工作。

马衡像

1948年11月9日,马衡主持召开了故宫复员后的第五次院务会,讨论决定了一系列重大事项,如清除院内历年存积秽土,修正出组与开放规则,把长春宫等处保留原状,辟为陈列室,增辟瓷器、玉器陈列室及敕谕专室,修复文渊阁,继续交涉收回大高玄殿、皇史宬等。

11月29日,在辽沈战役中取得全胜的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大军南下,向张家口外围国民党军发起攻击,打响了“三大战役”中的最后一个战役——平津战役。1949年1月14日,解放军上千门火炮同时向天津城开火,只用一天多就全歼天津守军,活捉天津警备总司令部中将总司令陈长捷,解放天津。

平津战役打响后,国民党政府多次来电催促马衡“应变南迁”,马衡一概婉拒了。1948年12月16日,孙科签署行政院电令,要求马衡执行故宫理事会将文物运往台湾的决议。17日,当年协助将故宫博物院南京保存库里的文物运出南京、时任国民政府教育部政务次长、故宫博物院理事会秘书杭立武发来专电,催促马衡南下。马衡委托即将南下的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代转“不能南飞之意”。

1949年1月14日,马衡先生在致杭立武信中写道:

立武先生大鉴:

弟于十一月间患心脏动脉紧缩症,卧床两周。得尊电促弟南飞,实难从命。因电复当遵照理事会决议办理,许邀鉴谅。嗣贱恙渐痊而北平战起。承中央派机来接,而医生诫勿乘机。只得谨遵医嘱,暂不离平……

运台文物已有三批菁华大致移运,闻第一批书画受雨者已达二十一箱,不急晒晾即将毁灭。现在正由基隆运新竹,又由新竹运台中。既未获定所,晒晾当然未即举行,时间已逾二星期,几能不有损失。若再有移运箱件则晾晒更将延期。窃恐爱护文物之初心转增损失之程度。前得分院来电谓三批即末批,闻之稍慰。今闻又将有四批不知是否确实。弟所希望者三批即末批,以后不再续运。

为了阻止这批文物赴台,马衡采取了一个战术,那就是拖,一直拖到解放军入城,拖到新中国成立。

故宫博物院文物专家朱家溍先生在回忆那段往事时说——

1949年前,故宫博物院分为三馆一处,即古物馆、文献馆、图书馆和总务处。各馆处下设科室。我初到故宫工作时,各馆处的领导人员是古物馆馆长徐森玉、文献馆馆长沈兼士、图书馆馆长袁同礼、总务处处长张廷济。北平解放前夕,有一次马先生召集院务会议。正值徐馆长在上海,由我代表古物馆出席。沈馆长逝世不久,南京新派的姚从吾尚未到任,由单士魁、张德泽代表文献馆出席。此外,就是应该出席的袁同礼、张廷济和秘书赵席慈。在那次会议上,马先生宣布:“行政院有指令,要故宫把珍品选择空运南京,当然空运重量、体积都有限得很,所以要精选……”马先生说:“图书馆很简单,文献馆的档案怎么样?”单士魁说:“档案无所谓真品,应该说选择重要的,可是重要的太多了。如果在重要中再选更重要的,势必弄得成案谕折离群,有时附片比折本更重要。档案装箱很容易,可是选择太难了,实在无法下手。”马先生想了一想说:“好像行政院意在古物,所以文献馆我看不装了吧!”单、张二位都笑了,说:“好极了,那我们省事了!”马先生接着说:“看起来,古物馆是要费事的。先把精品选出来,造清册,交总务处报院,这个工作要求快,至于包装,一定要细致谨慎……”这个会散了以后,我和当时古物馆管理延禧宫库的杨宗荣、汤有恩,还有古物馆编纂李鸿庆共同商量了一下。我把会上马先生的原话告诉了他们。我分析马先生的原话,不像真心要空运古物,因为我想起了前几天,文献馆信赖的吴相湘,曾向马先生请求调南京分院工作,马先生没有答应,后来他就不辞而别乘飞机走了。马先生知道以后,曾说:“这种人,真没出息。”我想马先生如果真心想要空运古物,那就说明他自己也打着走的主意,那么就必然会同情吴相湘的走。既然骂他走是没出息,那么他自己一定是不打算走。所以他说选精品,造清册,报出去要快,可是包装古物不要快,又重复一句,记住!这不是很明白了么。他们三人也同意了这个看法。杨宗荣说:“过几天看他催不催,这也是检验他真装假装的尺度。”于是我们一面选,一面造册……这项造册工作很快就完成交出。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,马先生没有催,国内大形势一天一天地变化。有一天,院长室的尚增祺告诉我:“今天袁馆长(指袁同礼)来电话,问古物装箱的事,我听院长回他说星期五装不完,你要星期五走就先走吧,总之要派人押运的。”我听了尚增祺的话,立刻到延禧宫告诉杨宗荣、李鸿庆。我们是这样分析的:马先生自从把清册寄南京以后,对于古物装箱的事,不但没催,连问也没问过,他怎么能知道星期五装不完呢?从这句话就可以判断,他真心是不打算空运古物,才这样敷衍袁同礼的。过了星期五,我们知道袁同礼已经飞走了,马先生还是不问不催。又过了两天,王府井南口戒严,断绝交通,听说要使用东西长安街做机场跑道,准备在城内起飞和降落。这件事吵嚷了几天,没见实行,航线便停了。后来北平和平解放了,我问马先生,是不是一开始就不打算装运古物?马先生连吸几口雪茄烟,闭着嘴从鼻孔冒烟,不说话,这是他经常表现的神情。等烟冒完了,才慢慢说:“我们彼此算是‘会心不远’吧!”

热情接待

解放军参观故宫

1949年1月1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在北平郊区良乡成立,主任叶剑英。这一天,北平军管会发布第一号布告,内容是:

文章链接:/jy/13534.html

文章标题:太和殿内宣布新生,解放军接收故宫始末